建议建立土地流转准入制度和监控制度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03-11 10:04    次浏览   >

发展中国特色的现代农业,要确保农民家庭承包经营的主体地位。而让公司法人大规模地流入农地,成为农业的经营主体,把农民变成农业工人,只是农村土地流转的一种方式,并不是方向。因此,建议建立土地流转准入制度和监控制度,设置农地流转条件。在对有限的耕地进行经营权流转时,要对有意转入经营权的工商企业开展土地流入资格的认证,包括资信条件、经营能力、管理水平等,防止它们凭借雄厚的资本实力形成新一轮掠夺农村土地资源的运动,确保流转土地的用途不变和高效利用。要对土地用途和经营水平进行监控,发现流转土地的利用违反规划用途,或利用效益低下的,采取警告、整改、罚款和收回流转土地的惩罚措施,确保农地农用和高效利用。

我国第三轮土地利用总体规划虽然开展了基本农田规划工作,但普遍将城镇周边和区位条件好、交通便捷的优等耕地规划成了有条件建设区,导致优等耕地“非农化”、补充的劣等耕地“基本农田化”的现象普遍发生。因此,要开展基本农田补划与重划工作,鼓励将大城市允许建设区内的耕地划为基本农田,尽可能将有条件建设区内的耕地划为基本农田,坚决将城镇村周边、道路两侧的优等耕地划入基本农田区,倒逼出“卫星城镇、都市农业和田园城市”的城乡一体化发展之路。各级政府要将耕地调查的成果图和基本农田规划图向社会公布,接受社会监督。对破坏耕地的当事人,无论其动机如何均要严格依法予以惩处。

一是核查退耕还林工程。退耕还林是从保护和改善生态环境出发,将易造成水土流失的坡耕地有计划、有步骤地停止耕种,恢复森林植被。退耕还林工程建设包括两个方面的内容:一是坡耕地退耕还林;二是宜林荒山荒地造林。但是,很多地方为了套取退耕还林项目和经费,不惜占用优等耕地造林。因此,对这部分“林地”应该进行核查,予以清退,恢复耕地。

二是清查绿色廊道工程。真正的绿色廊道是指履行了征收手续的交通运输用地等,在完成了工程建设后,在其两侧空地上进行植栽的廊道。但是,一些地方政府为了形象工程或完成造林任务,假绿色廊道建设之名,租用农民的承包地进行植栽,有的道路两侧分别形成了200多米的绿化带,造成了大量的耕地和基本农田“非粮化”问题。这部分土地,应予以“退林还耕”。

为确保“中国人的饭碗要盛自己生产的粮食”,就必须像保护大熊猫一样保护耕地。但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和饮食结构的变化,就必须不断深化对“粮食”内涵的认识,即只要能保障人们吃得饱和吃得好的食物均可视为粮食。因此,应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鼓励农业经营者,在不破坏耕地和基本农田的前提下,因地、因市制宜地进行种植业结构调整,如种植蔬菜、草莓、饲料作物和牧草等,政府不要干预。同时,政府要加强监管,禁止农业经营者利用耕地和基本农田挖鱼塘、建果树园和苗圃等破坏耕地和基本农田的“非粮化”行为。

五、完善准入与监控制度,建立以家庭农场为主体的农地流转新机制

但实际运作中也存在一些突出问题:如有的土地流入者借流转之名,变相囤积土地;很多土地流入者在流转的土地上,采用“非粮化”的经营模式,甚至发展非农产业等。此外,农民违法占地建房、政府租地绿化等现象,也是造成耕地和基本农田“非粮化”、“非农化”问题不可忽视的原因。

二是推行“谁执法谁普法”的举措,由国土资源部门负责在广大农村普及有关土地的法律、法规和政策,坚决破除“法不责众”的束缚,全面开展“禁止和清除农民在自己承包地上违法建房”行动,依法惩处利用流转耕地经营“非农化”产业的行为。

一是缩小征地范围,将之严格限定在不以盈利为目的的公共设施和公益设施项目内。为此,要界定公共设施和公益设施用地,制定“公共设施和公益设施” 项目用地目录,不在目录的用地项目一律不予启动征地程序。对建设确需占用耕地的,如公益性项目或公共设施项目,都必须履行“补充耕地数量质量按等级折算”的程序实现耕地占补平衡。

新形势下的我国粮食安全战略坚持“以我为主、立足国内、确保产能、适度进口、科技支撑”,就是要保障中国人的饭碗要盛自己生产的粮食。在党中央和国务院一系列强农、惠农政策的推动下,2015年,全国粮食总产量实现创纪录的“十二连增”。与此同时,粮食等农作物产品进口量却居高不下。2014年,中国已成小麦、水稻和玉米三大主粮净进口国,世界第一大粮食进口国。根据《国家粮食安全中长期规划纲要(2008-2020年)》,中国粮食自给率需维持在95%以上,但现在实际的粮食自给率已经突破了红线。

在国内丰产的同时仍然大量进口的根本原因,是我国种粮成本高而粮食品质缺乏竞争力。要从根本上降低种粮成本和提高粮食品质,必须以农地流转为纽带,以农村“三块地”改革为动力,同步推进以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和以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为核心的农业现代化,实现农业向规模经营集中,人口向社区集中,产业向园区集中。